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助孕备孕产科 >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国际公共产品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国际公共产品

作者:南昌德帅助孕网时间:2019-06-23 07:46:39热度:58693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国际公共产品中国商务部自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以来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近日,商务部又进一步表示,将在6月底之前发布新修订的全国和自贸试验区

  中国应对贸易摩擦的国际公共产品

  中国商务部自宣布建立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以来引发国内外广泛关注。近日,商务部又进一步表示,将在6月底之前发布新修订的全国和自贸试验区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的领域。此举与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的结合,无疑将为投资者营造更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投资环境。

  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明确,对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出于非商业目的对中国企业实施封锁和断供,严重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外国企业、组织或个人,将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显然,在美国近来在毫无证据情况下将多家中国企业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的背景下,中方推出该制度是被迫反制。可能有人会问,这样的做法能管用吗?答案是:管用。这是因为,尽管美国经常将市场规则、契约精神挂在嘴边,但美国早已经是一个站在了市场经济和契约精神对立面上的资本主义国家,建立这样的清单对美国恰是有的放矢。

  资本主义会损害市场经济吗?这是法国经济史学家费尔南多·布罗代尔的著名一问。他的回答是:“假如资本主义与位于其下方的市场经济的冲突纯属经济性质(事实并非如此),二者的共存也就根本不成问题。”很显然,布罗代尔的自问自答在很多西方人思维中不可理解,他们下意识地认为,资本主义等于市场经济,资本主义不会扰乱市场秩序。

  然而,活生生的反例在过去一段时间先后出现。首先是美国公然向诸多国家挑起贸易摩擦,而后是美国将一些具有市场竞争力的外国企业纳入其出口管制清单,试图将其排除在贸易体系之外。这样做无论如何都看不出是崇尚公平竞争和市场秩序的行为。众所周知,美国是全世界最大的资本主义国家,按照“资本主义等于市场经济”的西方逻辑,美国应当是市场经济最大的维护者,而非破坏者。那么,为什么美国会背其道而行?布罗代尔给出的解释是:资本主义是经济大厦中的垄断部门(如东印度公司),而市场经济是其中的竞争部门。当资本主义(垄断部门)想尽其所能地攫取利益或者保护既得利益时,市场经济(竞争部门)就成为其打击甚至消灭的对象。“一旦这个竞争的世界被消灭,资本主义便另设生产单位取而代之。”

  顺着这个逻辑即可发现:在世界体系中,美国是经济、政治、军事资源的最大拥有者,其贸易金融结构性权利、能力、规模也是当前世界经济体系的核心关键与主要组成部分,堪称是世界经济的“垄断部门”。美国贸易摩擦的受害者,无论欧盟、日本、中国,都是世界经济体系的参与者,属于“竞争部门”,是市场经济及其秩序的组成部分和维护者。

  根据经济学原理,在世界经济规模没有出现大的变化的前提下,布罗代尔定义的市场经济一旦出现长足发展,“资本主义”必然会尽其所能地保护既得利益。由此可见,美国挑起贸易摩擦具有必然性,并不惜破坏市场秩序、契约精神等美国在还没有成为“资本主义”(垄断部门)时的立国之本,直至得到其希望得到的利益或者消灭市场经济为止。因而,美国搞贸易摩擦的做法显然是实施封锁限制、违背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甚至危害别国国家安全的破坏市场经济的行为,而不仅是一般意义上的经济手段。其危害的性质和程度不容小觑。

  那么,如何应对美国对中国实施的非市场的,甚至有敌意的讹诈行为呢?中国商务部最近宣布拟建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给出了一个好的思路。

  第一,从制度的名称可见,该清单聚焦那些不可靠的实体,旨在把那些可能对正常的市场秩序、中国的企业和实体,乃至中国本身造成伤害的实体列出清单,小心提防。

  第二,这是一项站在道德高地上的制度。是否要纳入清单,关键看涉事实体是否违背市场规则和契约精神。制定清单的目的之一是确保全球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减轻贸易摩擦对世界经济产生的负面冲击,降低对相关企业和所有消费者的利益损害。美国毫无原则、只顾利己的出口管制清单与之相比,高下立现、相形见绌。

  第三,聚焦国际经济规则稳固有效与中国国家安全、社会公共利益和企业的合法权益。相比之下,美国则扬言看淡甚至放弃多边贸易体系,奉行单边主义和极限施压的策略,只想捞好处、榨利润,不想负责任、稳秩序。谁是市场经济的参与者、维护者,谁又是既有国际经济规则的破坏者,一目了然。

  第四,这是中国为世界经济贡献的最新国际公共产品。出口管制实体清单或者出口管制清单,在全世界司空见惯。但是这样的清单应该基于什么样的原则来制定,众说纷纭。目前,中国正在树立一个标杆,遵循非歧视的、市场规则、契约精神、个人、企业、国家安全和利益相结合的原则来制定实体清单,根本目的不是为了惩罚谁,而是为了纠正那些本不应有的歧视、讹诈甚至国际经济倾轧。

  中国作为工业革命以来世界经济舞台中央的后来者,应该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作出怎样的贡献,对世界和中国都至关重要。恰好,美国的作为给了中国一面很好的镜子,让中国能够更加清醒地认识到在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央该怎么做才是对的,如何贡献才更恰当,一如实体清单这件事。

  中美在世界贸易中的比重、中美两国大企业数量不分伯仲,在全球价值链上的位置虽有高低之分,但在全球产业链上都很重要。在这样的情况下,合则两利,斗则俱伤。中国建立清单的目的,是希望通过规避那些不讲契约精神、不守市场经济规则的实体,将中美乃至国际经贸关系拉回正轨。目前,中国已经做出了一个很好的示范,相信其他饱受美国贸易金融压迫的国家至少是心向往之。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显然,中国正在着手建立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制度”就是这样一种道。它不仅是应对美国贸易摩擦及其对中国实体压迫的一种手段,更是一个风向标,标志着不断成熟并走向世界舞台中央的中国将怎样对世界作出应有的贡献。

    (作者:魏亮,系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一带一路”研究中心执行主任、副研究员)